我的旧诗

这是2011年初至2016年间断断续续写的一些小诗,原来取名叫《偶得两三句》。“偶”即情感袭来、灵感突至之意。然不善工笔,文风拙劣,此番重版,聊以自省——勿忘诗初心

(零)

如果,人生是一条波澜不惊的河涌,
那与一淌死水有何差别?

就让困阻成为生命溪流中的乱石,
激起青春激越的浪花!
奏响命运时高时低的乐章。

2011.4.17 黄昏雨

Continue reading 我的旧诗

最美二十四节气

二十四节气是我国劳动人民伟大的发明,2016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它其实反映了先民们对于自然的认识,千百年下来,围绕节气形成了很多习俗、造就了许多文化,时至今日,它依旧充满生机活力。之前在网上看到@人民日报新浪微博转载了24节气诗画动图(附录在后),很是可爱,令人欢喜。因此又搜索整理了网友们二十四节气的摄影图集,特意共享出来,愿大家的生活也能这般如诗如画~

24_Solar_Terms

欢迎大家一起参与到图集的建设中,如果发现有“二十四节气”主题相关的图片,随时添加进来。

Continue reading 最美二十四节气

《钟鼓楼》回响

读罢刘心武先生的《钟鼓楼》,又回想起在北京生活的点点滴滴,过往与现实交织,感想万千。

小说不长的篇幅,却完整地叙述了1982年12月12日凌晨5时至下午5时,发生在北京钟鼓楼旁侧的一处四合院里的婚嫁喜事,内容充实紧凑,栩栩如生地展示了文革结束后北京人的日常生活图景。书中所述的这处四合院是典型的两进结构,主要的人物居住情况,我画了一个简单的示意图。
Continue reading 《钟鼓楼》回响

人工智能简史

每次翻开人工智能历史的篇章,我都被它的源远流长、蜿蜒曲折所深深震撼。俄国作家车尔尼雪夫斯基曾经说过,“历史的道路不是涅瓦大街上的人行道,它完全是在田野中前进的,有时穿过尘埃,有时越过泥泞,有时横渡沼泽,有时行径丛林”。对于人工智能,恰恰如是,它时而沉默、时而喧哗,时而备受追捧、时而狠招打击,但是一直在前行。

西罗塞说过,“一个不懂自己出生前的历史的人,永远是个孩子”,所以我们只有了解了人工智能的过去,才能更加清晰的预见它的未来。下面的内容内容主要摘录自维基百科词条——人工智能史(对部分内容进行了删改,另外参考了英文原稿-History of artificial intelligence,补充了2011年后的章节),复制在此,以激励自己在AI逐梦过程中,不畏艰辛、继续奋斗。
Continue reading 人工智能简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