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远行

短序

一周前,列车一路向北,如同一卷崭新洁白的画轴缓缓展开。
一周后,列车一路向南,画轴缓缓收回,却早已是五彩斑斓。

时光一点点流逝,淘洗出记忆的金矿,闪闪发光。一周的首次个人旅行,值得细细回味的实在太多,拙劣的文笔无法勾画全貌,但求封存些许弥足珍贵的瞬间。

文明市民

1月28日,我自珠海背上行囊,踏上前往素有“人间天堂”之称的杭州。当列车缓缓停靠在杭州东站,走出车厢门,外面正在下着冷雨。一股寒风冷得我全身都哆嗦,但心此刻却是热的,激动万分。马不停蹄,我很快搭乘上了前往市中心的地铁,让我感到非常惊奇的一幕出现了——许多年轻乘客手捧着早报,正认真阅览,与国内其他许多大都市遍布手机族形成强烈对比,顿时让我对杭州市民整体的文化素质肃然起敬。这在此后的旅途中,得到进一步证明,拾取几个图景佐证。

其一,在杭州,你向早起买菜的老奶奶、晨练去的老爷爷、值岗的警察叔叔或者勤劳的清洁阿姨问路,他们总是面带微笑地耐心细致地为你指路,当你致以谢意,他们还会亲切的答复“不用谢、不客气”,宾至如归的感觉。

其二,在没有红绿灯的分岔路口,汽车司机总会文明礼貌地让行人先走,这点真的狠令人感动,“车让人”让出了风度。(PS:在有红绿灯的地方,个人建议大家都遵守交通规则,这是现代文明基石之一)

城市印象

杭州的道路交通系统科学合理,方便快捷。候车亭电子屏实时到站提醒,时值寒冬,公共巴士还贴心地铺上了厚厚的靠垫,坐上去十分暖和。杭州地铁目前只有两条线路,车厢内干净整洁,运行动态显示图清晰明了,语音提示中“Mind The Gap”让我有所触动(这句提示音背后有一个温暖的爱情故事,存储产品制造商金士顿(Kingston)曾将此改编称一部名为《记忆站台》的感人短片,有兴趣者不妨点击进去看一下)。

杭州的街道十分干净整洁。此次旅途,我居住在杭州南宋御街上的一家酒店上。早上起来时,看到街道上经常出现清洗街道的通勤车,虽然有点浪费水资源,但是换得整个城市的清洁干净。此外,杭州东站旅客等候区的公共厕所也非常洁净,甚至还散发着一阵清香,这在人潮拥挤的广州站、上海站等是难以想象的。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杭州市西湖旁的城市布局。杭州人对西湖的尊重和爱护,从当中充分体现出来。按理说,在游人如织的西湖畔,应该是高楼林立、鳞次栉比、车水马龙,商业繁华。可是,出人意料的是,沿着偌大的西湖不仅建设了宽广的“绿道”(这个是我的说法,绿道建设最早在中国广东实践,但是我个人感觉许多广东绿道其实名不副实,而西湖旁的环湖路虽从未冠名“绿道”,却是我心目中绿道的榜样),而且周围楼房普遍低矮、复古,在体量和风格上尽量保持着和周边山水的协调,在远离西湖的其他地带才出现了高楼大厦。更为智慧的是,许多公园都被布置在西湖旁,如同星星点缀在美丽的月亮旁,例如柳浪闻莺公园、长桥公园、花港公园、杭州花圃等,一来延伸了西湖保护圈,成为很好的人流缓冲地带,二来自然引用西湖里的活水,形成江南园林的趣味景致。

“江山与风月,最忆是杭州”,图为杭州西湖全貌图。

西湖美景

冬日飞来峰

可能是来的时节不对吧,我很难体会到苏轼“溪山处处皆可庐,最爱灵隐飞来峰”的欣喜心情。冬日的飞来峰,许多高大的古树木早就掉光了叶子,满树的枝桠,像一位银发苍苍的老人,在淅淅沥沥的细雨中诉说着千百年来这里发生的故事。这里香火鼎盛,寺庙众多,我几乎跑遍了所有庙宇(灵隐寺除外),在各路神仙佛像前虔诚许愿,祈求阖家幸福安康。沿着山内的石阶一级级向上,绿树娑娑,溪流淙淙,不时有几株梅花伸展出来,在冷泉亭上驻足观望,泉水碧绿、泉声清脆,山色空濛,倒别有一番冷冬趣味。直至临近峰顶的庭园向下俯瞰,雨雾缭绕,莽莽苍苍,恍若置身仙境当中,大有中国水墨山水写意画之趣。

冬日的飞来峰,到处是这样的古树。

初见西子

苏轼在七绝诗《饮湖上初晴后雨》中写到,

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

而我在一路奔波,双腿早已疲惫不堪的情形下,走到西湖边上时,刚好下起了小雨,正像是遇见了正在梳洗的西子。第一眼目睹西湖的烟波浩渺,所有的疲倦、所有的苦闷都一扫而净,醉倒在和风细雨里。撑着雨伞,缓步沿湖而行,枫叶洒满了一地,柳枝锁住了时光,雨点激起了万千水花,西子似乎正在翩翩起舞,欢迎着我的到来。“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乱入船”,没有期待中的雪花纷飞,却是意料外的雨点漫天,西湖雨如同甘霖洒落在我贫瘠的心土上。

这样的雨雾西湖,轻纱笼罩,婀娜多姿,柔情万种。

苏小小墓

要问我此行举得西湖景何处最美,首推苏小小墓,即慕才亭,位于西湖西泠桥畔。这里绝对是雨中西湖诗情画意最浓最稠的地方,是我心中最凄美的圣境。

庭院虽浅,情义深长。

到达慕才亭时,雨势骤然加大,好一场凄风冷雨。墓地看上去很普通,用泰顺青石雕琢而成的圆柱基座,淡黄光滑的半圆顶,前立有石碑,题曰:錢塘蘇小小之墓。雨季,游客本就少,又因这里车水马龙,并没有多少人在这里久留。而我,却在此处久久驻足,为这里浓浓的所深深触动,不愿离去。慕才亭的六根方柱上题写了十二幅楹联,兼着这愁风愁雨,让我怦然心痛。现将楹联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 且看青塚留千古,漫道红颜本暂时。
  • 湖山此地曾埋玉,花月其人可铸金。
  • 花须柳眼浑无赖,落絮游丝亦有情。
  • 桃花流水杳然去,油壁香车不再逢。
  • 千载芳名留古迹,六朝韵事著西泠。
  • 花光月影宜相照,玉骨冰肌未有枯。
  • 十载青衫频吊古,一抔黄土永埋香。
  • 金粉六朝香车何处,才华一代青塚犹存。
  • 亭前瞻柳色风情已矣,湖上寄萍踪雪印依然。
  • 几辈英雄拜倒石榴裙下,六朝金粉尚留抔土垄中。
  • 灯火珠帘尽有佳人居北里,笙歌画舫独教芳塚占西泠。
  • 烟雨锁西泠剩孤塚残碑浙水咽馀千古憾,琴樽依白社看明湖翠屿桃花犹似六朝春。

心痛,不仅为这位被众多文人墨客诗词歌咏的才女佳人,更为古代万千隐没的女子。斯人已去,缅怀不断。再抒情的笔墨也无法道出那股似水柔情,有些风景真的只能用心去体会和感受。

夕影亭畔

又是一天清晨,我一路步行至柳浪闻莺公园和长桥公园。西湖爱意缠绵,这里发生的爱情故事更是多不胜数。前文谈及的苏小小之墓背后藏有一个爱情悲剧,许仙白娘子断桥相会则千古一叹。而在长桥上同样上演着两个凄美的爱情故事,一为南宋江南名伎陶师儿与书生王宣教因自由恋爱受阻于八月中秋夜再次双双投桥殉情(故又名“双投桥”),二为梁山伯与祝英台桥上送别,依依不舍,你送过来,我送过去,来回相送十八次,故桥虽不长情意长。巧合的是,就在长桥的夕影亭畔,我看见一对鸳鸯正在嬉戏玩耍,它们时而共同扑打翅膀,建起美丽的水花,时而把头伸进水里,然后有倏然抬头,一前一后,情意绵绵。

“向来缘浅,奈何情深”,爱情总是能引起所有人的共鸣。

我伸手摸摸湖水,水并没有想象中的冷,果然“春江水暖鸭先知”。也正是此刻,我终于明白,西湖大美除却自然风貌外,更多的是其积淀下来的文化。杭州的文人气息也正是受得历代文人为西湖泼洒下的笔墨的熏陶,而因河而盛的广州、上海等作为商贾云集之都,商业气息自然要浓厚不少。西湖的美是不可复制的,因为历史是不可复制的,它是如此的独一无二,世界上再也找不到这样一个湖泊。单论自然风光,也许它比不上宽广古老的贝加尔湖、比不上素有“高原明珠”之称的泸沽湖、比不上瀑布密集的普利特维采湖,但是在人文历史的积淀方面,估计无出其右。西湖绝对是世界文化遗产的一张闪亮名片,而且它的对外免费开放更是俘获了无数游人的心。得天独厚的自然地理是文化最美的载体,西湖浓浓的文化气息任由时光变换也冲淡不了,更因络绎不绝慕名而来的游客而得声名远播。

雷峰塔和苏堤

未能在最美的时节遇见西湖,多少有点遗憾。在雷峰塔顶,遍览湖光山色,依旧是灰蒙蒙的。天空中下起了夹带着冰点的雨珠,却没能飘来空灵的雪花。

在苏堤上走走停停,随意拾一木凳或者石块坐下,静静地看游船往来、闻波涛拍岸、听鸟儿欢歌、观柳絮飞舞、嗅清风花香,多么恰意和舒畅!难怪白居易叹道,“最爱湖东行不足,绿杨阴里白沙堤”,苏堤和白堤一样览尽风月,心情当然如沐春风。

留下遗憾,是回归的最好理由。西湖,我定会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晴朗日子里再度与你相会。

冬日的曲院荷风,只剩下枯萎的莲蓬。

音乐喷泉

旅途中最后一次与西湖的亲密接触,便是夜晚的音乐喷泉。在灯光的陪伴下,西湖如同一位穿着华丽衣裙的女子,那曼妙多变的身姿、那感人至深的歌喉,让人如梦如幻、如痴如醉。更惊艳的是远方一座不知名的山上,居然密密麻麻地矗立着许多幢房子,都亮着灯光,在夜色的映衬下,如同天下的星星都掉下来覆盖在墨黛色的山坡上,一度让我联想到了“山巅之城”这个词。

不知不觉,最后一曲《人间西湖》在耳畔响起,“我的心中有一座湖,远山近水入画图……天上明珠 人间西湖,多少传奇故事,绝唱千古”。太美太美了,感谢这奇妙的音乐喷泉给我此次杭州行画下了圆满句号。

嘉兴·西塘古镇

1月31清晨,从杭州汽车客运站乘车前往被誉为“生活着的千年古镇”的嘉兴西塘。本来是希望去感受一下江南水乡那种淳朴真挚的农家气息、乡土风光,但是未能如愿。一是让预订客栈的差劲的服务态度和携程网坑爹的指引,二是西塘实在不符合我的期待。这是一座被商业气息充斥的小镇,络绎不绝的游人、灯红酒绿的酒吧、污浊不清的河水……有人说,“美不美在于心”,我不否认。但是对于我这样一个初来乍到的人而言,这样的布景实在难以让我产生美的感受。也许,我应该常住一段时间,去触摸那古朴的建筑、去聆听那动人的故事、去品尝那多样的小吃,慢慢深入,才能发掘到深藏背后的古镇的美。但是,时间匆匆,留给我的只有一天一夜。尽管如此,夜晚的西塘多少还是让残缺的梦有了一许光辉,我坐在摇橹船上,荡荡悠悠,欣赏着两岸挂满了红彤彤的灯笼,夜空中还惊喜地挂上一轮圆月,心情异常地平静。回客栈前,特意买了一盏小河灯,点燃后放进河里,一直看着它随风飘走,种下纯真的梦,唤回童真的心。

夜晚的西塘,万千灯火亮着,哪里才是我的归宿?

上海·外滩和博物馆

本来,西塘的下一站是去往苏州,但是时间行程所限,临时改变主意,直接到了上海。午后,游览了豫园,“外行人看热闹”或是时令不对,我未能从中窥见江南园林的趣味。不过,雅致的庭园确实是移步换景,迷宫一般,让方向感不太好的我一度绕了好几回弯路。

晚上,沿着外滩观景平台走了近一个小时,黄浦江那侧,灯光璀璨、流光溢彩,把江流染成一道七彩虹,的确十分惊艳繁、浪漫迷人。而在这侧,古老的建筑物充满欧陆风调,非常浪漫迷人。“浪奔、浪流,万里滔滔江水永不休——”,一曲上海滩正适合这样壮观的夜色。

迷人的外滩夜色,陶醉了多少少男少女。

2月2日上午,离开上海前,我在上海博物馆里遨游了好几个小时,在青铜器、书法、绘画、服饰、玉器等异彩纷呈的世界里流连忘返,感受文化的熏陶。但是,其实收获并没有像在杭州博物馆(该馆里碰巧遇上一个学识渊博的讲解员,耐心细致地为访客讲解瓷器的知识)里那么多。不过,依稀记得知乎上有位知友这样谈到过,“你读过的书,经历过的事,等时间长了,那些细枝末节你都忘了,剩下来的,就成了你的素质。”所以,不懂或者忘记不是罪过,不懂会让人产生求知的欲望,而忘记背后可能已经被潜移默化。只要保持一颗求知好学的鲜活的心,这个世界便永远趣味盎然。

2015年2月3日于回程列车上

Published by

admin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One thought on “人生,第一次远行”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