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识北京

来北京已一月有余,于这座城市而言,我不过一个匆匆过客。未来即使回返,这里也无法成为我的家。因为真正的家当是一片沃土,让生命扎根天地自然。然而,在这陌生的钢铁森林,我不可能将根深扎,因为在远方,在遥远的家乡,有我万千的牵挂。

想起,自广州南乘坐高铁,第一次奔赴古都北京的激动,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此刻,自北京西乘坐高铁,再一次回归火热广州的欢喜,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来一回,中间相隔的几十个日夜,感触颇深,毕竟这是我目前人生足迹的最远处,是我与这个千年古都的第一次约会。

不久前,跟一个几年不见的将要到浙江杭州工作的老同学在微信上谈起各自的际遇。我之前一直以为他那样一个活泼开朗,阳光外向的男孩,即使在离家千里的杭州,也能很快融入那座城市。然而,当他跟我说起“就是一个孤独”,我沉默了。是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像他那样能和骑友翻越连绵雪山,踏过丝绸之路的人,故土对他而言,自然有着更多的牵挂,寂寞也就不难理解了。我素来是一个内向的沉默寡言的人,许多话深藏心底,不与人话。也许孤独已经成为了我的日常,相比之下,我的情感居然冷漠了那么多!即便如此,当工作的压力褪去,当夜幕降临、月色弥漫开来,心中的哀愁再也躲藏不住,一次次追问自己,为何要到这陌生的城市?为了生活,为了更好的生活。这似乎是所有人生问题的终极答案。人总是为生活所累,为自己的命运和他人的情感所牵。为了那未知的未来,离开熟悉的家乡,到一个陌生的城市,成为这城市中每天奔波忙碌的人海一员。诗意的人生永远在彼岸。

扯远了,回到正题,来说说我对北京的初印象吧。这些天也游历了北京的不少著名景点,感觉和南方的青山秀水还是截然不同的。第一站去的故宫,精细之处尽显皇家权威。从前老百姓想都不敢想踏进的紫禁城,现今滚滚人潮。就是这一方土地,发生了多少中国历史上的大事。坐在景山之巅的亭子上,前面的故宫,后面的奥林匹克公园,古老而又现代的北京,在一条中轴线上铺展开来。然而,交通的发展、经济的交流、政策的同一,终究让城市的趋同化越来越快。除却那些北京地标性建筑和人文自然景区,北京市内密布的建筑丛林和国内大城市竟无二致,走在城市街区中,你几乎很难分辨个中不同。

北京中心城内的皇家园林,如颐和园、圆明园、北海和后海公园等,人造痕迹过深,有历史的厚重,却失却了许多灵动。最深刻的莫过于颐和园,虽说仿西湖而建,却只有西湖之形,却失了西湖之魂。或者说这园子的魂本就不是文人墨客、市井平民的自然之义,而是帝王之家的龙脉精气。我绕着整个园子溜达了一整天,寡然无味,失望而去。这南方的景,硬生生搬到北方来,除了一时的惊喜,再无别致的趣味。突然又想起珠海的圆明新园,和近几年时有出现的“异地重建圆明园”的新闻,都不过是生搬硬造、毫无意义。

好像对北京的初认识是那么暗淡无光,最后还是记下几个珍贵的画面作为美好的开始吧。在夕阳下熠熠生辉的故宫角楼和宫殿,那种金碧辉煌、气势磅礴让你突然感慨历史的变迁;天坛公园里西南边上游人罕至的松树林和一片广阔的放风筝圣地,给人浮想联翩的自由;临近黄昏,到圆明园的废墟上去怀古也是一番别样的体验。

现代的都市都裹上了太多道面纱,热闹的、平静的、黑暗的、光明的、美好的、丑恶的,等等。又岂是短短的一月所能看清的,以上不过是对北京最浅陋的认识。

2016年5月19日夜于北京回龙观新村

Published by

admin

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